推广 热搜: 标志  包装机  重型纸箱厂家  皮带线  废钢铁,破碎机除尘器  布袋除尘器厂家  电炉除尘器  盆式支座,橡胶支座  磁控约束带  木器厂布袋除尘器 

小爷就是输在心气高,嘴巴硬,平时肯使些小性子

   日期:2021-03-16     浏览:10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 翠儿偏要撩他:今年雨水多,这猴魁不大好,上回您喝就嫌味儿不如往年醇厚,今日倒不挑剔。  金世安急死了:我什么茶都行,你
  翠儿偏要撩他:“今年雨水多,这猴魁不大好,上回您喝就嫌味儿不如往年醇厚,今日倒不挑剔。”
  金世安急死了:“我什么茶都行,你他妈快点儿说。”
  
  感情这个东西是讲落差的,有句话说如果不能一直好,那就不要当初曾经那么好。也不知金少爷是真的太忙,还是心里渐渐腻味了,这两年渐渐地不来榕庄街了,偶尔来一两趟,说两句话就匆匆走了。白露生又不能去金公馆登门,又受不了在这里枯等,一来二去,越弄越僵,两个人见面就是吵,一个说“你嫌弃我”,另一个说“你太多心”,金少爷唯有叹气,白小爷哭哭啼啼。
  这些还不算什么,最可怕是金少爷在外面各种交女朋友,金陵城的名媛淑女就快被他泡遍了,还一个个都死心塌地求嫁,听在白小爷耳朵里,就更刺心了。上个月就是风闻金少爷要订婚,白小爷几乎不曾怄死,好容易等本人来了,半句解释没有,还说要把露生送到英国去,两个人闹得天翻地覆。
  翠儿道:“这是小爷的不对,爷们成家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我们也劝过好多回,叫他别为这事跟你闹脾气。”
  金世安翻她一眼。行了停止你渣攻贱受的故事吧!
  说到底这基本就是个始乱终弃,可能还附带一厢情愿的痴情。少爷玩腻了就扔人,可怜白露生,死到临头还放不下。
  作为男人,把妹约炮他可以理解,但是如果真有喜欢的人,金世安自己觉得,至少应该礼尚往来别劈腿。他自己从小就吃二奶的亏,绿帽子也货真价实地戴过,对金少爷这种脚踏N条船的行为,时代使然,可以原谅,但是作为本人,不能苟同。
  
  翠儿见他面露不快,觉得自己可能是编派小爷,惹少爷生气了,于是赶紧又奉承:“其实说到底,小爷就是输在心气高,嘴巴硬,平时肯使些小性子,处久了就知他温柔善良。”她指一指门口扫地的珊瑚,就是那个胖胖的萝莉,“您怕是不记得小珊瑚了,她是傻子,您瞧出来没有?”
  金世安有些吃惊,原本以为她逗逼,没想到是真傻。
  翠儿惋惜道:“她也是给人拐到钓鱼巷的,不到十岁,逼着接客,给打成疯子了。小爷转场子的时候看见她在河边吃泔水,就给捡回来了。请医问药,都是小爷出钱,现在不说,也看不出她疯过。”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