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标志  包装机  重型纸箱厂家  皮带线  废钢铁,破碎机除尘器  布袋除尘器厂家  电炉除尘器  盆式支座,橡胶支座  磁控约束带  木器厂布袋除尘器 

可双眼通红蓄泪,脸色难看得很,透薄若蝉翼,一捻就碎

   日期:2021-03-01     浏览:14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王爷大喜之日竟然赶主子下床,又不许侍妾们来给小姐请安,分明是不认她这个王妃。如今居住的海棠阁如此偏僻,看方才那些下人敷衍
 王爷大喜之日竟然赶主子下床,又不许侍妾们来给小姐请安,分明是不认她这个王妃。如今居住的海棠阁如此偏僻,看方才那些下人敷衍的态度,日后怕是有一段苦日子要熬。
  
  虽然已是贵为王妃,可还不如从前在府里的日子,二小姐才学性情都好,闺阁之中密友无数,老爷夫人也疼爱小姐,一天到晚院子里热热闹闹的,哪像现在。
  
  伺候着梅洛入睡,秋石终是叹息一声,无可奈何。
  
  好坏都已经这般,还是想想给主子做点好吃的,哄她开心罢。
  
  ……
  
  然而秋石想岔了,还未省亲,那位雷厉风行的三王爷就又给了梅洛一尊泼天的羞辱——
  
  新王妃入府第三日,王爷紧着就抬了一位庶民的女儿入府,作侧妃,掌王府之权。
  
  听到消息的梅洛当场手中瓷碗脱落,碎在地上,溅起了一地的瓷片。
  
  她呆若木鸡,神情恍惚,茫茫然不知在想什么。
  
  “王妃、王妃你别多想,”秋石连忙安慰她,“再如何也不过是个侧室,和那些姨娘们是一样的,您可是这王府的王妃,千万不要同一个卑贱的下民计较,若是气坏了身子,奴婢可怎么跟老爷夫人交代啊。”
  
  在这一连串的哭诉中,梅洛堪堪回神。那双美眸微动,她扶着小案起身,苍白地一笑,“也是,左右我是不能服侍王爷了,添个妹妹为王爷分忧……是好事、是好事。”
  
  妒,女子大忌。她已经不讨夫君喜爱了,起码不能失了德行。
  
  “扶我下来,”梅洛伸手,“我亲自挑些东西给新妹妹送去,祝她新婚大喜。”
  
  说这话的时候,女子的声音发颤,宛若被轻轻扫过的琴弦。她笑着,可双眼通红蓄泪,脸色难看得很,透薄若蝉翼,一捻就碎。
  
  秋石看着心疼,她哽咽着应了一声,扶着梅洛起来。
  
  刚一下地,女子忽地膝盖一软,整个人软到在地,失去了意识。
  
  “主子!主子!”秋石大惊,扶着梅洛的肩焦急无措地朝外大喊,“来人啊,快来人!王妃晕倒了!”
  
  无人回应。
  
  远处,唢呐鼓乐震天,爆竹贺喜齐鸣,一派的喜庆热闹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