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出事前晚还在她闺闼内喝酒嬉耍,通宵达旦……

   日期:2020-02-24     浏览:2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琴声不由乱了,然后顿住。然后,只闻得有人轻叹道:景兄,我矫情又非一日,正如你多情也非一日。不求你同病相怜,但可否请你收了
     琴声不由乱了,然后顿住。

    然后,只闻得有人轻叹道:“景兄,我矫情又非一日,正如你多情也非一日。不求你同病相怜,但可否请你收了这些刻薄言语?还嫌吃的亏不够大,受的苦不够多?”

    琴案后,有淡青衣衫的年轻男子缓缓站起,迎向他们。

    他也不过二十出头,举止舒徐优雅,眉眼疏朗俊秀,唇角一抹笑意亲切柔和,却丝毫不失出身贵家的矜贵气度。众人肃然之际,他的目光缓缓扫过,却似春阳般煦和,令人心神宁谧,紧张之感顿时一扫而空。

    阿原一对上他眼神,心下便怔了怔。这人瞧着很有些眼熟,看向她时眉眼间的笑意也深了深,莫非……也曾是她的入幕之宾?

    仿佛小鹿曾说过,贺王府的什么公子,与她交谊非比寻常,出事前晚还在她闺闼内喝酒嬉耍,通宵达旦……

    她头皮发麻,悄悄向后挪了挪,将半个身子隐到随行的差役后方。

    左言希并未多留意她,看着景知晚步入,便让他在案边坐下,抬手为他诊脉。半晌,他道:“调养得倒还好,只是还需放宽心胸,不然夜间睡不安稳,便是做出再美味的饭菜也会食难下咽,只能瘦得跟鬼似的。”

    他的话语其实也很刻薄,但他神情柔和,怎么看都是名士高人的温厚蕴藉,叫人见而忘俗,再觉不出言语间的尖锐凌厉来。

    - - - 题外话 - - -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