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“朱继飞、朱夫人等人去过哪里,见过什么人

   日期:2020-02-24     浏览:3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见朱继飞还在旁边站着,他道:你且回去吧,帮着你母亲处置父亲丧事要紧。朱继飞含泪道:真凶未捕,反而兄长羁系于狱,只怕父亲泉
    见朱继飞还在旁边站着,他道:“你且回去吧,帮着你母亲处置父亲丧事要紧。”

    朱继飞含泪道:“真凶未捕,反而兄长羁系于狱,只怕父亲泉下难安。”

    李斐拍拍他的肩,道:“那你更该回去看看。若是你们兄弟俩都不在家披麻戴孝,你父亲岂不是更加泉下难安?”

    朱继飞闻言,对着兄长被关押的方向看了又看,终于一步三回头地回去了。

    井乙在旁看着,不禁感慨,悄声向阿原道:“看来朱家还是这个次子成器些。朱绘飞那个草包若能成才,除非猪真的会飞!”

    阿原抱着破尘剑倚在墙边,微微蹙眉思忖着,一时不曾回答。

    这时,只闻立于李斐身后的景知晚吩咐道:“井乙,你带两个差役再去一次朱府,继续勘察有无线索。”

    朱府几位主子的卧房都已由景知晚等搜过一回,井乙也不知还有什么可以让他勘察的,闻声只得应了,正要离开时,景知晚又道:“朱继飞、朱夫人等人去过哪里,见过什么人,需仔细牢记,一一回禀。”

    井乙才知景知晚其实是让他借着勘察为名,暗中跟踪监视朱继飞等人,再不敢怠慢,急急领命而去。
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   而景知晚依然坐了肩舆,带着阿原等人继续去医馆探查线索。

    这一回,他们去的是恕心医馆。

    恕心医馆和别的药铺一样对外卖药,也有大夫在医馆中坐诊。但景知晚等却是正经递了名帖,等着主人同意,方才在仆役的迎候下步入后院去见医馆的主人,左言希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