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强扭的瓜不甜,不是自己的怎么也强求不来

   日期:2020-02-03     浏览:0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两人身高差距大,他站直的时候,初栀有种被男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的感觉。她清了清嗓子,捏着耳垂的手松了松,仰着小脑瓜看他:你
 两人身高差距大,他站直的时候,初栀有种被男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的感觉。
 
    她清了清嗓子,捏着耳垂的手松了松,仰着小脑瓜看他:“你怎么在这儿啊。”
 
    问完,她又啊了一声。
 
    八成是因为自己一个礼拜音信全无,蒜香油碟觉得自己准备跑单了。
 
    她刚想解释一下最近因为军训实在没什么空,等军训一结束就把卫衣赔给他,结果来没来得及,男人先开口了。
 
    答案挺简单的——“晒太阳。”
 
    初栀就毫不怀疑地点点头:“是因为你爱晒太阳,所以才长得高吗?”
 
    他坏心眼地:“不是,是因为我本来就长得高。”
 
    初栀蔫巴巴,眼里那点仅剩的小希望破灭了。
 
    看来身高真的是天生的,强扭的瓜不甜,不是自己的怎么也强求不来。
 
    她忧郁地叹了口气,摘下帽子,小心翼翼地把耳朵上方的发丝拉松了一点,微微垂下来,盖住耳朵,防止被太阳直射到。
 
    被打湿的额发弯弯曲曲地黏在额头上,少女一边拽头发,一边抬眼问他:“你晒了这么久太阳不口渴吗?”
 
    陆嘉珩盯着她额头上细细的汗珠看了一会儿,缓慢道:“渴啊。”
 
    初栀把耳朵盖好,扭过头去,视线扫了一圈,也没看见教官的影子。
 
    她手伸进口袋里,摸出几张零钱,回过头来:“那我去给你买瓶水吧,你想喝什么?”
 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