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那嗡嗡的声音就像是在耳边一样,想想先前的尸瓢虫,让人不寒而栗

   日期:2020-01-14     浏览:3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 南方背篓拾荒人,更加神奇,一般他们都在海上。已经多年没有见过了。 东方一直是天官发邱将,那也是立与三国曹操之手,多少有
  南方背篓拾荒人,更加神奇,一般他们都在海上。已经多年没有见过了。 东方一直是天官发邱将,那也是立与三国曹操之手,多少有点龙虎山道家秘术在手。又有摸金校尉的风水布局之能。 风水的出现可以说很久很久,追溯上千年。 西方搬山道人,从来没见过,不知有何手段。 而不分区域的则是御甲力士,他们多则出身绿林草莽。 还有长沙土夫子,下九门,上五家。这些都是有门道的,和那些土贼不一样。 我听的心虚不已盗墓还有这么多道道,这江湖就是江湖,各有各的江湖。 胖子听的认真,“那我们算哪一种?” 墨子好奇,像是听故事一样。 黑子一笑“我们顶多算是土贼之流,哈哈。” 我撇撇嘴,黑子说的也是。这摸金有符,发邱有印,搬山有术,卸岭有甲,背篓有钩,观山有赋。而我们只不过是土贼而已。 这撅别人家的坟本就有伤天和,管他什么,我们只是来寻找东西的,找到线索就走。 “咱们又不拿地主老财的一针一线,管他是什么牛鬼蛇神,一切都是纸老虎。”胖子说道。 “啥?地主老财,哪里还有。没斗完呢!”墨子一听,就站起来有点气氛。 “比喻只是比喻,墨子妹子你别冲动,这都什么年代了。改革开放,经济发展,我们老百姓的日子一天比一天的好,你看那白面馒头,大米饭…”胖子开始他的吹牛本事。 “胖爷咱要摸着良心,你这样心不痛吗,还…”我刚想说几句胖子,就听到“嗡嗡”的翅膀煽动的声音,我下意识的抬头看那盗洞。 不光我看,黑子他们三人都是一脸惊恐的看着。而并没什么东西在。 看清后我才长长地出了口气,可是那嗡嗡的声音并没有消失。 四周黑暗也就煤油灯范围勉强看的清楚,就算这样的光亮都被周围的黑暗一直吞噬着。 突然煤油灯灭了! 鬼吹灯! 我从心底发出的冷战,心里发毛。黑暗中让人不安。那嗡嗡的声音就像是在耳边一样,想想先前的尸瓢虫,让人不寒而栗。 “啪!” 南方背篓拾荒人,更加神奇,一般他们都在海上。已经多年没有见过了。 东方一直是天官发邱将,那也是立与三国曹操之手,多少有点龙虎山道家秘术在手。又有摸金校尉的风水布局之能。 风水的出现可以说很久很久,追溯上千年。 西方搬山道人,从来没见过,不知有何手段。 而不分区域的则是御甲力士,他们多则出身绿林草莽。 还有长沙土夫子,下九门,上五家。这些都是有门道的,和那些土贼不一样。 我听的心虚不已盗墓还有这么多道道,这江湖就是江湖,各有各的江湖。 胖子听的认真,“那我们算哪一种?” 墨子好奇,像是听故事一样。 黑子一笑“我们顶多算是土贼之流,哈哈。” 我撇撇嘴,黑子说的也是。这摸金有符,发邱有印,搬山有术,卸岭有甲,背篓有钩,观山有赋。而我们只不过是土贼而已。 这撅别人家的坟本就有伤天和,管他什么,我们只是来寻找东西的,找到线索就走。 “咱们又不拿地主老财的一针一线,管他是什么牛鬼蛇神,一切都是纸老虎。”胖子说道。 “啥?地主老财,哪里还有。没斗完呢!”墨子一听,就站起来有点气氛。 “比喻只是比喻,墨子妹子你别冲动,这都什么年代了。改革开放,经济发展,我们老百姓的日子一天比一天的好,你看那白面馒头,大米饭…”胖子开始他的吹牛本事。 “胖爷咱要摸着良心,你这样心不痛吗,还…”我刚想说几句胖子,就听到“嗡嗡”的翅膀煽动的声音,我下意识的抬头看那盗洞。 不光我看,黑子他们三人都是一脸惊恐的看着。而并没什么东西在。 看清后我才长长地出了口气,可是那嗡嗡的声音并没有消失。 四周黑暗也就煤油灯范围勉强看的清楚,就算这样的光亮都被周围的黑暗一直吞噬着。 突然煤油灯灭了! 鬼吹灯! 我从心底发出的冷战,心里发毛。黑暗中让人不安。那嗡嗡的声音就像是在耳边一样,想想先前的尸瓢虫,让人不寒而栗。 “啪!”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